人工智能发展给我们带来启示:坚守,才能看到无与伦比的时代

2017-07-12 14:04:44文汇报

        ·林晨曦

        人工智能一下子热了起来。当下,人人都说现在是人工智能的时代,而我,从2002年就身处人工智能研究领域,我的感觉就是:我站在火车站的月台上,听到火车的汽笛声,立刻就看到火车呼啸而来,眨眼之间,又呼啸而去。这就是AI,这个朝我们扑面而来的时代,很可能就这么一瞬间。

    去年年初“出山”的阿尔法狗(AlphaGo) 和李世石下棋前,很多人都觉得机器离下围棋还很远,但是当它第一次赢了人类九段以后,现在已经很难评价它的段位了。我们现在正处于一个无与伦比的时代。

        人人都应该追求:在10年的尺度上,持续做世界第一

        2002年,当我还是上海交大学生时,代表学校参加了ACM/ICPC的比赛,拿到第一个世界冠军。当时的我并不认为这有什么大不了。但是回国后,学校给了我们很多荣誉。此时的我开始重新思考这件事,很多老师和我们说,我们获奖的意义在于———至少给了大家很多想象空间,我们是可以站在世界最顶尖舞台上的。

        但是,于我个人,我的人生沉淀下了什么呢?

        2002年,我参加比赛时,亚洲参赛的队伍大约是60支左右,但是,现在亚洲参赛的大学队伍,可能已经超过1万支了。这是过去十多年间的变化。

        我最初是上海交大材料系学生,拿了ACM比赛的世界前十名后,去了计算机系。到计算机系后,获得了世界冠军。后来我和队员们讨论时,发现我们赢的最主要原因就是我们想赢,我们比当时所有参赛的其他学生,都更想拿到世界冠军。

        原因是当时清华的目标是想拿前三名,因为他们一直是第四名,而我们一直不如清华,我们想超过清华,所以我们就定下了第一名的目标。这和体育精神或者奥运精神一样,除了要勇敢拼搏,还要有敢于胜利的精神。

        创业的过程也同样如此。我的经验就是,开始时,就不要把一件事情想像成是不可能的。只有当我们认为它是可能的时候才会真的发生。2005年,我们获得了第二个世界冠军,而在过去的15年中,我们共拿了3个世界冠军,还有很多世界前三的成绩。

        这段经历带给我的体会是——我们就是要立志做世界级的工作,并且立志在10年这个尺度以上,持续做世界级的工作。

        后来,我工作时,曾经的老板对我说,他认为计算能力是中国需要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一种战略资源。我这个交大工科生,瞬间就被激发了浪漫主义家国情怀,也定下了我在人工智能领域创业的方向。因为我希望在中国的土壤里,创造一个企业,能够在世界级的舞台上绽放光彩,释放能量。

        当大家都逃离的时候,坚守才能等到大时代

        创业公司是什么?就是从0到1的过程,并且要实现持续的高速发展。而这两个特性,伴随的是极强的不确定性和高风险。

        2012年我创业时,人工智能还没有火。但是定下目标,就必须要坚守,这是我的看法。而人工智能中深度学习的发展也说明了这一点。

        我们现在用的深度学习的算法都是加拿大的一位大学教授乔弗里·亨特发明的。正如伟大往往和误解相伴,亨特的实验室一直从事人工智能的研究。但是,2010年时,恰好是人工智能研究的低谷,甚至亨特这样最顶尖实验室的博士生也发不出论文。很多人都转了方向,但是,亨特他们却一直坚守在这个领域。

        2012年以后,技术领域迎来了大反转,现在甚至到如果不是深度学习的研究,就会发不出论文的程度。

        当我们在坚守的时候,谁能想到什么时候会爆发,谁又会知道,自己是需要默默坚守三十年还是五十年。伟大的事业往往就是这么坚守的过程,每当这个时候,带来的都是大家的误解。即便是科研论文,也是如此。往往会越伟大的学术论文,第一次发表的时候,在统计学意义上经常会被拒掉,因为思路太超前了。很多人根本看不到,这是正常的学术界的状态。创业更是如此,当你做一些事情的时候,你身边的人都是反对的,所以创业又是一件持久的事情。

        寂寞中坚守10年,才可以做出伟大的产品

        我们开始创业时,先选择了北京,当时北京几乎每个咖啡馆里都有很多人在讨论创业。但我从北京落荒而逃,因为我觉得这样的环境很难让人安静地做出东西。我回到了闵行交大,这个鸟不拉屎的故乡。

        有一天,在闵行校区边的一个小区里,我鼓动合伙人,如果有十个人和我们一样想做这件事情,如果我们就在这个小区里面安安静静做十年,一定会做出伟大的东西,当时我们已经坚持了五年。

        确实,现在我们做的人脸识别已经颇有名气了。我们的系统曾经根据一个人15年前的照片在几十万、几百万,甚至几个亿的数据中,通过数据交叉,把现在的他找出来,破获了一起案件。

        5年前,我们创业做AI的时候,AI这个词根本没有人提;我们看到了安防的市场,而当时的安防市场并不让人觉得很有前景。有坚守才会产生远见。

        创业不是投机取巧或者挣一笔快钱的过程,还是要老老实实做事,解决社会中的一些根本问题。现在我们在尝试做高精度医疗。通过AI对电子化的病历进行理解,转化成机器能够看懂的知识图谱,进行推理和演算。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常常会被问到一个问题,人工智能时代中国有没有弯道超车的机会?

        第一个瞬间我总是感到有点悲观,因为中国最好的人才,全世界最好的人才都被美国吸引过去了。

        但是,我们可以看到的是,中国在高速发展过程中,积攒了这个世界上最多的世界级难题。不论世界级难题是否只能由世界级人才解决,我们可以确定的是,如果没有世界级难题做不出世界级的工作。而中国的人工智能发展,也在于中国有非常多的世界级的难题,当我们用开放的心态来完成这些事情。那就是我们的人才可以展示才华的年代了。



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