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图科技来了位“首席创新官”,我们和他聊了聊入职后的体验

2018-03-05 15:01:55世纪商业评论


1-5a991a2a54b59.jpg

吕昊短期将要推动依图产品、工程和战略的创新。长期的目标是公司的成功,“有更多资源做更多事情”。

吕昊上任依图科技首席创新官(CINO)刚刚两个月。去年年底,他辞去了在谷歌的工作,离开了生活十年的美国,回国加入依图。

这是一家创立于2012年的人工智能公司,已经将人脸识别技术应用于安防、医疗、金融等领域。吕昊曾在2015年就萌发过加入依图的想法,两年多的时间过去,他感到国内人工智能的发展速度和局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没什么怀疑和犹豫的,再不回国,会错过很多事情。”

加入依图在吕昊看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没什么理由不这么做。” 这个读计算机理论出身的理工男在职业选择上表现出十分感性的一面,“对公司的文化、环境和合作的人,大概的感觉对了,就对了。”

他和依图联合创始人林晨曦同为上海交大的毕业生,两人相熟,对于彼此的思维、想法和行事风格都很了解。“我很看重合作对象,晨曦和Leo(依图联合创始人兼CEO朱珑)是很聪明和扎实的创业人,我认同他们的远见,对他们有信心。”吕昊说。因此,回国前,他没有考虑大公司或行业中其他的“独角兽”公司。

入职一个多月,吕昊还在适应岗位的过程中,“我也在寻找我要做什么”。“首席创新官”是个不常见的职位,吕昊将自己的职业规划分为短期和长期。短期将要推动依图产品、工程和战略的创新。长期的目标是公司的成功,“有更多资源做更多事情”。

他对于这种摸索状态不仅没有感到不安,反而是“高兴和激动的”。吕昊认为不仅自己需要适应这种在白纸上寻找答案的状态,依图也要适应这种带着“彷徨、迷茫”的不确定性。

“我能理解其中的难受,不要害怕做不成功。当你感觉做不出来,很可能是对的。”他认为对于依图来说,重要的是选择正确的课题,当课题足够难、足够有空间,就有成功的可能性,“10件创新的事情可能最终只有1件成功”,吕昊开玩笑说:“失败了都算在我头上。”

目前,计算机视觉领域的主要竞争行业之一是安防。吕昊认为依图与众不同的地方在对安防行业的专注和敬畏,“我们就是要把安防做到最好,如果别人不是这么想的,那么这就是差异。”

因为人工智能领域的研究开放,算法活跃,吕昊认为单靠技术是无法形成壁垒的。“难以想象一家公司垄断,成熟的想法是在竞争激烈的领域中做到最好。” 他选择了用苹果公司来类比他认为的“最好”,“众多公司都做手机,苹果做的最好,不是因为技术上不可企及的壁垒。”

游走于中美两国的人工智能领域,吕昊深感该领域两国在人才储备、结构和技术的应用场景上都存在差异。美国的学术界和工业界储备了更多博士研究生,但是中国的本科或是硕士毕业生在对于高科技的快速接受和勤奋程度上,更具优势。

从大公司来到创业公司,吕昊感受到创新对于大公司和小公司意味着不同的重要性,“依图所处环境逼迫我们必须靠产品创新去发展壮大。” 

创业公司在人才结构上也容易处于劣势。“谷歌很容易就招到想要的人”,吕昊表达了依图对年轻人的重视和培养意愿,“我们在美国都当过助教、教过学生,很想要培养自己的人才,这件事不一定要在高校内才能完成。” 

当然,培养年轻人在任何地方都会是一件耗时耗力的事情。


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