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容脸、“漂白”的凶手和车辆,还有CT片和儿童骨龄,上海这家独角兽有本事秒认底细

2018-05-20 00:00:00上观新闻

“独角兽”是指创办时间相对较短,但估值已达10亿美元以上的创业公司。而这家创办于2012年的依图科技公司,当前估值已超过150亿元人民币。最关键在于,依图在上海。它会弥补上海没有BAT的遗憾吗?

想象这个场景——熙熙攘攘的火车站,罪犯乔装打扮,隐于人群。突然,警方的追踪器发出滴滴声,后台屏幕上,其他人脸都标有蓝色方框,唯独目标人物标着红框。

又或者,一位美女正朝你走来,你的手机却突然报警,手机提示:该美女为杀手,其姓名及档案附后……

电影《谍中谍》中的镜头,在上海“独角兽”依图科技公司的“算法”之下,已经化为现实。

“独角兽”,是指创办时间相对较短,但估值已达10亿美元以上的创业公司。而依图科技,这家创办于2012年的公司,当前估值已超过150亿元人民币。

最关键在于,依图在上海。

它,会弥补上海没有BAT的遗憾吗?


 

交大闵行校区附近民居内初创,依然有学生放弃进入500强而倾心理想

 

人类正在“调教”计算机接近人类智慧,但在听、说、读、写、看不同领域,人工智能的发展水平不一。然而就人脸识别而言,目前计算机深度学习的能力已经实力碾压人类智商。

在依图,其对人像的识别已达到十亿级水平。

依图的创始团队有着学霸、理工男的标签。公司联合创始人、CEO朱珑,是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统计学博士,师从霍金弟子艾伦·尤尔教授,后在麻省理工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担任博士后研究员。人工智能在美国也是2012年后才开始起风,所以朱珑的美国同事中有90%没能熬到“风口”便已转行。

而朱珑却隐隐有预感。他选择在2012年回国,和高中同学林晨曦共同创业。

林晨曦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2002年还在就读本科时,林晨曦就带领团队参加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ACM/ICPC并夺得冠军。这也是亚洲团队获得的首个ACM冠军。毕业后,林晨曦先是去了微软研究院,后加入阿里巴巴,搭建了国内最大的自主知识产权的飞天分布式云计算操作系统。2012年退出前,他已是阿里云的技术总监。

因为母校情怀,也因为上海的人才优势,林晨曦和朱珑选择在上海交通大学闵行校区附近居民小区的两室一厅内,创办了专注于人工智能的初创公司依图科技。

两室一厅能容下的人不多,电梯昏暗的灯光让部分前来实习的学生掉头就走,但依然有大量有识之士倾心于人工智能这一伟大命题,因此依图还是成功招到了大量计算机相关专业毕业的学生,其中部分来自交大ACM班,不少人放弃了进入世界500强的机会,来到当时看似并不起眼的依图。他们很专注,每天在意的,是代码哪里出了问题,是系统能否再优化。他们单纯地学习、吸收、进步,以缩短与世界顶尖之间的差距,甚至超越。

而朱珑和林晨曦则辗转求得在苏州市公安局副局长面前的3分钟自荐时间。也正是2012年,长春刚发生一起震惊全国的婴儿丢失案,警方大量出动依然苦寻无果,皆因婴儿所乘坐的车辆被犯罪嫌疑人卸掉车牌,公安传统的车牌定位检索完全失效。受该案触动,当时苏州市公安局已同国内某机构合作,专门识别套牌车,但识别率在30%左右。苏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并未因朱珑的海归身份而高看其三分,反而试图用一句话击退他,“如果你的产品的识别率能超过70%,我就考虑跟你合作”。

 

依图的人脸识别系统。(依图科技 供图)

 

“客户一直在挑战我们的极限,而我们对这样的挑战格外热忱。”朱珑兴奋异常,随后依图团队不分昼夜在2个月内攻下难点,仅对桑塔纳的识别准确率就超过90%。

此后,苏州市公安局兑现诺言,成为依图第一位客户。很快,苏州警方接到一起入室抢劫案,犯罪分子得手后驾车驶离小区,警方运用依图的车辆识别系统进行品牌过滤,10分钟后神速破案。

依图一战成名。

 


 

人工智能不仅需要先进技术,还有对痛点深刻洞察力和创新性解决的思维能力

 

车辆识别之后,依图发现在安防、金融、医疗等领域,人工智能存在更刚需、更迫切的应用场景。

譬如人脸识别。当依图逐渐与上海、厦门、福州、武汉、深圳等城市以及山东、福建、贵州、广东等省的公安部门达成合作后,机器的各类“算法”与公安刑侦、交通、交警、情报等业务场景结合,办案效率出现可喜进步。

如果不是依图的出现,安徽龙兴寺的释广闻或许会继续安心做着住持,也乐得享受滁州市政协委员的身份。意外来自一款名为依图人像大平台的“神器”,警方在录入海量证件照片后,再进行比对,显示东北籍犯罪嫌疑人张立伟与释广闻极有可能是同一人。2000年11月8日晚,原名张立伟的释广闻和其同伙,用手枪和尖刀结束了3条人命。真相不会随岁月隐匿,抓获当天,他当场认罪。

而在上海救助站,大量丧失语言功能的失智和走失人员,不用说一句话,仅通过一张照片就比对出了他们的身份信息。去年,救助站借助依图技术,成功帮助十余位走失者重返家园。

在金融领域,人工智能同样大有作为。2016年,招商银行与依图科技合作,在全球首创“刷脸取款”。如今,依图系统为招行、农行等银行的数千台ATM机提供服务。值得一提的是,在安全性和用户体验方面,依图的技术不仅可以防止照片、视频、3D头套等作假道具“攻击”,同时用户在ATM机前“刷脸”取款时,不需要做摇头、眨眼等降低用户体验的动作。

而眼下,依图将更多目光和兴趣点投注于医疗领域。但人工智能要在严肃的医疗领域落地,拥有先进技术或许只占三分之一胜算,另外三分之二,来自对社会痛点的深刻洞察力,以及创新性解决问题的思维能力。

经调查发现,放射科医生的工作十分繁重,一份CT有200张左右片子,一名医生平均需要花5分钟才能完成诊断。而一般而言,放射科医生每人每天读CT的量在200份左右,审片疲劳和差错可想而知。

依图通过“深度学习术”创新性地建立了“数字肺”,帮助医生快速精准定位结节,更将影像和病理结合起来,已逼近影像本身的诊断极限。目前,依图医疗的肺癌影像智能辅助系统与上海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浙江省人民医院等全国近百家三甲医院合作,依图系统生成的诊断报告被医生直接采纳的比例超过92%。

去年7月,依图医疗携手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基于依图儿童骨龄人工智能辅助诊断系统,致力于推动建立中国青少年儿童的骨龄判读标准。人工智能的精准,让专业医生也不得不承认。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副院长、内分泌科主任傅君芬说,“依图软件可以精确定量地评估出结果,对骨龄的测定可以精确到1个月级别,已经达到了和我们最有经验的儿科专家同等的水平”。

不过,人工智能并非要替代医生,而是通过在短时间内学习和获得专家级医生的经验,来帮助医生减轻劳动强度,替代重复性技术含量低的工作,降低漏诊率和误诊率。

 

依图的刷脸门禁系统。(依图科技 供图)


 

中国之所以能诞生伟大的公司,在于中国有世界级的命题

 

真正有望成为“独角兽”的科技初创公司,不需要讲故事,资本便已纷至沓来。

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曾邀请依图创始人来家中做客。朱珑记得,当年自己没带任何产品,“就是硬聊,结果从下午一直聊到下半夜”。双方很快达成天使轮合作。

目前,依图已获得由高瓴资本领投,云锋基金、红杉资本、高榕资本、真格基金跟投。这五家基金,可谓中国投资者的“梦之队”。其中云峰基金的主席是虞锋,该基金由他与马云联合发起,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在京东、腾讯等项目中获利颇丰,红杉资本更是号称“独角兽的收割机”。

依图当前的估值超过150亿元人民币。资本助力下,依图带着国际视野,不仅组建了站在世界前沿的研发团队,更在去年投资了人工智能制药公司AccutarBio和人工智能芯片公司ThinkForce。其中在制药领域,蛋白质分子结构间的匹配过去由人工操作,效率十分低下,计算机的智能匹配,效果足够让人期待。

今年5月19日在上海,召开了人工智能界一个重量级会议——ACM中国图灵大会。朱珑作为受邀嘉宾,分享了自己对当下AI所处时代的判断。他说:“技术到了一个很可能没有权威的时代。就像我们过去,无论是从事计算机视觉,还是整个人工智能,最好的实验室几乎能垄断预测全球百分之七八十的进展。然而现在人工智能,无论在美国、中国还是欧洲,大家的发展都是比较跳跃性,或者说,一两个实验室非常难预测主流到底在关注什么。”

这是全球人工智能当下的时代特点,也是中国的机会。

在朱珑看来,依图进入了一个无与伦比的时代,更幸运的是,依图在中国,在上海。他说,“处在中国这样的大国,可以不断发现世界级的命题,迫切地想去解答,这是技术进步的最大动力”。

数字为证。2012年依图刚开始创业时,美国学术界的计算机人脸识别误报率还在万分之一量级。但现在,依图人脸识别系统将误报率做到了十亿分之一。说得再直观一些,大概是在2012年,人工智能在人脸识别方面的能力已经超过人类,而2018年,机器的水平又提高了10万倍。之所以有此成就,依图将其归结为商业的力量。

 

依图科技联合创始人、CEO朱珑博士在中国图灵大会现场(依图科技 供图)

 

“世界级命题的高度,直接决定了公司的高度,而不完全来自你的聪明才智,或你是不是从MIT(麻省理工大学)毕业……”,朱珑在中国图灵大会上说。

所以这一次,上海无需再纠结“有没有BAT”的老问题。真正需要考虑的,是能不能“创造未来的BAT”。

期待更多像依图科技这样创业在上海的“独角兽”能在未来发力。这一次,上海不应也不会再错过。


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