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图科技创始人朱珑身上有三个明显的标签:理工男、学霸、IT技术狂热爱好者。

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江苏省苏州市公安局是朱珑磕下的第一个客户。那时候他刚回国创业,动用了所有的关系,辗转求得了在副局长陈斌华面前的3分钟自荐时间。

  陈斌华等朱珑噼里啪啦推销完后,说:“名牌大学的博士、教授、留学生我见多了,光说没用。”

  一年后再见面,陈斌华召集了局里重要部门负责人集体参会。跟其他省市单位同行交流时,陈斌华会打趣说,“你们还用某某的技术啊,现在我至少要用MIT(美国麻省理工大学)的。”

  这不是冯小刚的电影桥段,而是依图创始人朱珑创业的真实故事。

  霍金“徒孙”走出学院创业

  朱珑身上有三个明显的标签:理工男、学霸、IT技术狂热爱好者。他的梦想是在有生之年,让机器人具备小孩智力水平,能和人自然对话。

  朱珑2002年本科毕业后,进入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读博,导师Alan Yuille教授是霍金的得意门生,30年前开始投身计算机视觉的研究。之后朱珑在MIT人工智能实验室攻读博士后。

  但朱珑发现学术研究缺乏实际应用,数据量不够大,很难实现梦想。商业应用才是最快最有效的途径。

  2012年偶然看到的一份学术报告,让朱珑意识到,计算机视觉在工业领域应用层面已经成熟,创业的最佳时间到了。

  他马上联系了高中同学、时任阿里云技术总监的林晨曦。林晨曦2002年获得美国计算机协会主办的全球大学生程序设计大赛冠军,也是第一个获得此项比赛冠军的亚洲人。两人一拍即合:创业。

  助警方十分钟破案一战成名

  有梦想、有技术,可怎么打开市场,从哪里切入是个问题。

  2012年长春发生一起震惊全国的丢失婴儿案。警方出动大量人力物力苦寻婴儿无果,皆因婴儿乘坐的可疑车辆被犯罪分子卸掉车牌,传统的车牌定位检索失效。如果计算机能有效识别套牌车,也许能敲开公安系统的安防大门。

  于是发生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当时苏州市公安局已和国内某机构合作两年,但对套牌车的识别率不到30%。苏州市公安局提出,如果朱珑的产品识别率能超过70%,就考虑合作。两个月后,朱珑拿来他的产品,一测试,准确率90%。第一单拿下。

  “依图”产品刚一上线就帮助苏州警方破获了一起涉案金额超十万的入室抢劫案:犯罪分子得手后驾车驶离小区,警方运用“依图”的“车辆识别系统”进行品牌过滤,竟以十分钟神速破案。

  依图一战成名,获得公安体系认可。

  “认车”之后开始“认人”

  在车辆识别领域“尝到甜头”后,“依图”又把眼光投向了“人脸识别领域”。据介绍,依图是国内首家做到在亿级人像库进行人脸静态比对识别的公司。

  “和江苏省公安厅推荐人脸识别系统时,他们将在逃通缉犯照片提供给我们,我们通过对当地常住人口人脸识别,当天就给他们反馈了20个名单,当天他们就抓了十几个人。”

  蝴蝶效应很快发生。其他省市的公安部门主动找上门来。今年公安部也用上了依图的产品。

  锁定安防领域后,依图进一步发掘行业痛点,找到了更多的应用场景和方向。例如基于视频流自动获取人像并可开启“黑名单监控模式”的人像卡口系统、识别覆盖路面98%品牌的车辆识别系统等。

  顶级投资人“求”投资

  创业没多久,顶级投资人慕名而来。

  两年半前,著名的投资机构真格,通过阿里巴巴的关系找过来。

  “徐老师(真格创始人徐小平)邀请我们到他家里做客。我们没带产品,就是硬聊,结果从下午一直聊到下半夜,聊了十几个小时。”朱珑说,徐小平非常有诚意,很快双方达成天使投资合作。

  A轮融资也是投资人主动找过来。另一家著名的投资机构,红杉中国联合创始人周奎在上海交大找到朱珑,接下来,两个人在交大校园里边走边聊,“散步”了6个小时。

  目前依图已完成A轮融资,今年就能实现盈利。未来家居、驾驶、图片搜索、购物等都会是依图商业版图的一部分,所有物体的图片、图像搜索,依图都会介入。

  朱珑认真地看着新京报记者说,“你看过碟中谍4吧,那里面的技术场景,我一定能真的实现。”

  ■ 创客项目ABC

  A.他们是谁?

  创始人朱珑和林晨曦是高中同学,同是1978年出生,同是计算机视觉研究型人才,都有机器人情结。

  B.在做什么?

  依图科技通过突破性技术,提高图片识别效率和准确度,让安防、互联网金融的安全等级进步一个时代。

  C.投资人怎么说?

  投依图看重的是他们顶级的技术背景。麻省理工学院的博士,把国际一流的技术带回中国,以及阿里的顶级工程师也是团队的重要力量。

  ——Anna Fang(真格基金CEO)

  ■ 对话

  “会用一辈子做这一件事”

  新京报:你为什么弃学创业?

  朱珑:因为我想改变世界,让机器人视觉技术影响每个人的生活。从衣服搭配、购买,到老年人看护,到安防等,学术推动的速度太慢,商业变革更有效。

  新京报:跟钱没有关系?

  朱珑:那不是我的出发点,也不是最终目标,甚至企业规模也不是我的创业目标。我会用一辈子的时间做这一件事情。

  新京报:你第一笔单子来自公安系统,你和林晨曦有这方面的家庭背景吗?

  朱珑:完全没有,我们是动用了所有的关系,朋友托朋友,隔了很多层,才得到三五分钟的时间。

  新京报:你们的商业模式明晰了吗?

  朱珑:商业模式未来肯定还会有变化,目前主要是2B的业务,包括安防、金融领域,是跨度比较大的。

  新京报:创业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朱珑:第一是招人,国内优秀年轻人不愿到创业公司。第二是融资。创始人是科学家团队,缺的是创业经验。所以我们对投资人很挑剔,希望能找到高契合度的创业导师。此外,三年前科学家创业还不普遍,依图团队技术一流,所以估值比同行高几倍,投资人有一个接受过程。

 

  新京报记者 林其玲

   报道链接:http://epaper.bjnews.com.cn/html/2015-07/02/content_585257.htm?div=-1

您可以复制这个链接分享给其他人:https://www.yitutech.com/node/329